新聞資訊

2018-12-14

伯明翰中央車站

長期以來,火車站僅僅被簡單認做用于乘火車的地方,一個等車然后乘車離開用的交通傳輸點。然而,正如很多機場一樣,他們已然意識到,這些車站有足夠的容量來創建強大的社交空間和公共集合點。這些繁忙的公共交通場所已經成為吸引人們飲食和購物的地方。因此,現代化車站已不再是僅為乘客而設計,也適合那些甚至不坐火車的人。隨著對購物中心和其他公共空間的認可,人們逐漸被集娛樂和社交功能所交融的聯合空間所吸引。 

多年來,赫斯科一直是這方面的先驅。在歐洲,我們交付了最具靈感的新車站-伯明翰車站。特別是在中國,我們看到了這種新穎的車站設計將引領中國未來十多年車站設計變化的巨大潛力。

最典型的要數中國一線城市的上海虹橋火車站。

伯明翰中央大車站取代了現有的城市車站,并將之前的Pallasades改造成了一個新的零售環境。新環境擁有250,000平方英尺的John Lewis百貨公司,23家餐廳和40個零售單位。這個獨有的環境以一個新的中庭為核心,車站就建在了中庭的下面。現在這個中庭已經是伯明翰零售行業的核心圈,它成為了推進城市進一步發展的一道催化劑。 經過了五年的不懈努力,伯明翰車站在2015年9月24日開始成功運營。  

這個項目的完成確保了赫斯科與開發商Hammerson之間保持著親密的合作關系,并且我們仍在后續的合作中對現有的入口及流動空間做改進。 

在赫斯科的家譜中有著50年零售行業傳承經驗,這種傳承經驗很自然的被我們借用到了開發新的零售,社交和娛樂相融合的車站。這種思維方式使得我們在設計購物商場時很有前瞻性。倫敦在最近幾年也有兩個很知名的例子使用了這一設計趨勢。
  
為了使歐洲火車系統“歐洲之星”能從滑鐵盧車站貫穿城鎮, 我們對圣潘克拉斯火車站進行了重新改造。赫斯科同樣也參與了這個極具開創性的項目。這個改造努力將英國和其他歐洲區域連接了起來,并且與巴黎設計師Philippe Starck合作交付出了一流的乘客休息廳。

在毗鄰的國王十字車站,John McAslan and Partners設計了一個壯觀的,與維多利亞車站連接著的有蓋大廳。
 
他們在車站內部,永久性安裝了電影哈利波特在9 3/4虛擬站臺離開時的布景,充分利用該場景作為公眾的焦點。

在那附近,還有Heatherwich工作室準備“揭開”他們的“煤堆場”,這里原本是國王十字車站沿線一個廢棄的倉庫,現在已改建成了室外零售空間。他引人注目的屋頂,既展現了現代感的特色,又能與原建筑完美結合。創造了建筑本身戲劇性的瞬間,并在舉辦大型活動時可形成焦點。

回到剛才的主題,或許最著名的改建車站當屬巴黎的奧賽博物館。這個巴黎的火車站搖身一變,成了城里最有名的藝術畫廊之一。他用他標志性的時鐘和玻璃走道清晰地向人們展示了這個車站所歷經的歷史變遷。

同時位于西班牙馬德里的阿托查車站,雖然仍是一個功能強大的火車站,但主廣場已經變成了一個植物園,為馬德里提供了一個具有商店和餐飲設施的室內公園。

當這些車站充分利用原室內和原外立面設計的同時,Santiago Calatrava最近為紐約世界貿易運輸樞紐開創了嶄新的設計。他采用與眾不同的胸廓式的設計效果,直接從地面創建起形似于大教堂式的公眾空間。

最后,是紐約賓夕法尼亞車站的警示故事。這個火車站比紐約著名的中央火車站和羅馬萬神殿還要高,但因他在1963年被摧毀掉而鮮少有人知道。當時因為私家車的數量暴增和飛機票價的降低,造成了用火車旅行的人群大幅減少。這座曾被萬人譽為“領空”級別的壯觀建筑被賣給了一個開放商。該開發商在原車站之上建造了臭名昭著的麥迪遜廣場花園,他們將廣場的天花高度降至幾乎與人頭同高的高度。因該車站拆除后而造成的一系列后果,導致了美國建筑保護法的順利通過。在過去的幾年中,諸如SOM等,來自各界的規劃師和建筑師在制定規劃重新安置麥迪遜廣場花園,并且他們與原車站建筑師們一同恢復原址邊上的郵局。顯而易見,該新大廳采納了許多我們運用在伯明翰中央車站理念。


毒胆小王子今日独胆